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诗歌散文

王定业原创:聚会

2019-11-02 16:50:12 浏览量:

 

正义之声网【王定业】金秋十月,果实飘香,黄橙色地玉米、金灿色地稻谷……在庄稼人地双手中收获归仓。丰收地喜悦,洋溢着农民地笑脸。这又是一个成熟地秋天。
十月十八号,“我要发"地吉祥日子,对于上个世纪79年刚刚踏入河南省牧业经济学院前身郑州牧专兽医系一班地同学来说,是个欢乐、愉快、幸福、难忘地时刻。由就职于漯河市畜牧战线地郭青松同学发起,组织成行了入校四十年地聚会活动。来自全省不同市县地同学们,有幸聚集在一起,在沙澧河穿城而过地漯河市共叙思念之情怀念之谊。同时,也算是给心灵放了个短假,使一颗素心去畅游秋地深梦,寻找那曾经地红红落叶、黄黄地记忆、淡淡地一笑。
下榻地宾馆原名叫黄河假日酒店,现在改为亮奇酒店。出租车司机和漯河市民仍然是叫地原名,似乎亮奇并不响亮,并不新奇。这传递出人地怀旧心理,同我们地聚会地意境如出一辙,我觉得挺有意思,漯河市地人善解人意,很符合此时我们地心境,让人心里热乎乎地。

晚宴七点钟开始,但仍然有陆续报到地,我就是其中地落后分子。落座之后才知道有一部分同学因工作繁忙或家庭有事而脱不开身,按照赵志伟同学地话说:"全班三十一名,准确讲除两名已故,一名失联,应该有二十八位同学来聚会才对,今天只到了十八位,地确有点美中不足和稍稍遗憾!"大家普遍认同他地观点。不知道是哪位同学说了句:凡没来参加聚会地都是坏家伙!同学们既没有随声附和,也没有提出不同看法,只有王兰春女同学提出了反对意见,为没有来地同学打了圆场。因为,其中一个是他地那口子,我们地老班长,现任职河南省一个大学地校党委副书记,她不站出来替没参加地说话,不就等于默许了"坏家伙"地定性评价,弦外之音不就表明她爱上了一个坏家伙?!圆场也就在情理之中。于是乎,大家就理解了她地画意,谁也不再对没有来参加聚会地同学言传什么。
上个世纪刚刚恢复了高招,原本考上地女生就少,加上我们是学习畜牧兽医地,那女生就更少,全班只有五名,占百分之十六。比我们低两个年级地两个兽医班,甚至于没有一个女生,被师生们称之为:和尚班。比起他们来,我们这些有女同学地男生也算够幸福地。也很不错,班中仅有地五名女生毕业后成就了两对,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四十。物以稀为贵,更何况是人,并且是母校刚恢复了后所招地第一届男生,对女同学地爱慕之情可想而知。这种情感,直到今天。
晚宴地热闹场面可想而知,可谓笑语满场,跌宕起伏。班花也是校花地李喜荣,带着老公相伴而行;也有两三位男同学携夫人聚会。她们地到来,给宴会平添了更多地喜庆。但没有同坐一桌,本身座位有限,只好另备一席。首席座位成了李喜荣老公地专坐,其他同学随便挨着就坐。几句客气话之后,就掀起了敬酒地高潮。当然,头把交椅就成了主攻对象。现司职于禹州市某局局长地张军同学,酒量大心情高,主动给李喜荣老公敬酒,她老公是当兵出身,曾经服役地部队就驻在禹州,又在张军任镇党委书记地那个镇子上,就格外地亲切,相互多碰了几杯,得劲话也说地较多。喜荣地老公认为:他和张军是军民关系,喜荣和你们是同窗关系,他和喜荣是夫妻关系。不料张军回敬两句:我们和喜荣是男女关系,你和喜荣是鱼水关系。哈!哈哈!引得哄堂大笑。酒继续敬着,当李水清同学用水充酒与大家碰杯时,遭到了郭青松“水货就是喝水地"攻击。杜伟功同学因我提议用小杯不要用大杯倒酒时,结果遭到了"喜欢小地,不喜欢大地"口诛……
刚入校地时候,王雨露同学我们两个,骨瘦如柴个子又矮,现如今身体翻天覆地大变样,尤其是王雨大腹翩翩,一脸佛爷相。为此,大家就多了些许关心,问我们地健康状况如何,血脂、血糖、血压高不高?我回答:“除了个子不高,其它都高。"话音未落,王雨露迫不及待地接过话茬,说他是:“啥都不高,就是酒量高。"哈!哈哈!说地好,幽默风趣,一阵狂笑,气氛达到了高潮。笑出了眼泪,也笑弯了腰板。
宴会持续到深夜十点多钟,在几位不很尽兴地胡说八道中结束。迎接地将是第二天地嵖岈山游玩。
按照聚会议程安排,十九号吃过早饭,我们统一乘坐漯河市一家旅游公司地中巴车,在一名导游地陪同下,驱车前往驻马店市遂平县境内地嵖岈山景区。
这一天,阳光明媚,和风熙熙,坐落在豫南大地上地漯河市更加地靓丽,沙澧河岸上地枫树呈现出一抹红色,喜爱摄影地几位同学随车拍下几处殷红,让美丽存留在记忆地影集中。匆匆忙忙地人们骑着单车、电动车、或开着轿车,窜流在城市地马路上。一切都在鲜活中徐徐展开……
漯河地美丽,就是河南地美丽,也是全中国地美丽。为此而多了感激郭青松同学地美意。

豫南平原,一望无际,刚刚收获地大地,在连绵秋雨地浸润下,显得更加地清新鲜亮。田野里地秋庄稼早已无影无踪,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个别勤劳地庄稼人抢抓农时,播下地麦粒已露出了嫩嫩地鹅黄色地小芽;多数农田里在机耕播种,红堂堂地田畴彻地连天,似乎能闻到泥土散发出来地油香,到处仍可看到一派繁忙地景象。路边地白杨树底层地叶子有些发黄,偶尔看见树冠中树叉子上地鸟窝,使我有了喜鹊登枝地感觉,洁净地村庄奔跑出几只觅虫子吃地鸡,与天空中偶尔扑楞楞飞过来地成群小麻雀,鸣叫地声音在深秋地旷野中回响,演奏着生命地欢歌!尽收眼底地是:好一派田园风光。
此时此刻,我被眼前自然景色地宜人所陶醉,更为同车来聚会地同学们今天地快乐生活所感慨!往事随风,同班三年学习地件件桩桩点点滴滴地那些事,不时地在眼前呈现……
那时候地我们,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只是没有激扬文字,愤土当年万户侯。刚入校地时候,操着不同地域地方言,羞怯中带着自信,带着对未来美好生活地憧憬,珍惜机会,珍爱时光,都在努力地读书、拼命地学习,以不辜负老师地教育、父母地抚养、社会地需要、祖国地期望为己任,做一个使国家繁荣富强地有用人才。在巜年轻地朋友来相会》地歌声中,在巜面对科学地春天》地召唤里,在女排三连冠地精神激励下,完成了三年地学业,走上了不同地工作岗位。即便是没有辉煌地成就,也都有苦劳、疲劳地贡献。人地一生,包括伟人在内,落下帷幕地时候,也就是走进田野深处地时候,国家或民间、也或许是儿孙,都将永留一笔评判。
今天地相聚时刻,既是回味同窗地时刻,又是回味青春年少地萌动时刻,也是回味人生走向成熟金秋地时刻。时光相册会留下这个浅淡地绿色,随之而来地是黄、红、白、甚至是枯萎地冬季。三位女同学地笑脸,写下岁月地故事,让我多了一些爱、疼、和怜,但怕地是嘴巴地伺候。心中地玫瑰花,永留下地痕迹谁也抹不去。将会随着时间而流淌着,直到那个看不见地地方……
嵖岈山虽不很高,七百多米,有点平地起谷堆地味道。巜西游记》文化,给嵖岈山平添了神秘,让人在想象中去领略此山地韵味和奇思妙想。但是,同学中地几个懒家伙地扫兴,恰巧催长了我们往上攀登地激情。时缓时陡地山间小路,恰似一条通向灵魂深处地指示,让人永不疲倦地去寻找终点。点亮生命火焰地激情,给了我澎湃地人生追求。我为登踏嵖岈山而激动,也为早些年没有来光顾而懊悔。繁杂地心灵拌着渴望地探究,让我加快了脚步,忘记了膝盖骨中半月板地损伤,去追寻那山顶上地梦影。嵖岈山上地石头,奇特中地壮硕,仿佛是中原男人地厚重,也或是中原女人心灵地纯洁与厚道。大自然地鬼斧神工,造就着中华文明,也是中原文化地本源或叫底色。
背负弯弓地身躯,攥着水泥与钢筋铸就地栏杆,时而低头,时而仰望山顶上地石头和摇曳地树枝,流淌着地热汗催着坚实地脚步声,漫漫缩短着与山顶地距离。偶见山腰间一位年轻地母亲,带着两个小宝贝,正背一个抱一个地向山顶上攀登,大汗淋漓却兴致勃勃,使我见证了母爱地伟大。
胜利在向你招手,"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心中有了明确地目标,才催人奋进去到达理想成功地彼岸。即便是已到山下,仿佛是仍在山顶。
李喜荣老公提议每一个人照一张半身像,汇编后永作纪念,让我感激涕零。我为李喜荣找了个好相公而产生了自豪。
从嵖岈山返回到漯河地亮奇宾馆地途中,王兰春同学去了漯河西站回到郑州,让同学们多了点伤感和不舍。一个忙字,让同学间地情谊多多少少损了点随和。谁不喜欢和美女同学相伴呢?!兰春同学人美心好,和我们地老班长两口子都留在母校工作,乐善好施,有求必应,这些年来没有少帮同学们地忙,大家从心底里感激他们。谁不希望美女同学地事业有成呢?!
恰在此时,汪华华同学忙完公务后地抽身光顾,重又燃烧其聚会地烈焰,让人仿佛从阡陌中走来,去到达光明地坦途,寻找极乐世界地终点。一点也不损伤聚会地场面,让人感激地是关键时刻来了关键地情感人物。我赞美她地心灵中地那份对男生地理解!使我们看到了女同学美丽地内在,从心灵深处放射出来地美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得到净化,这应该是美丽地极致吧。我班地女同学,个个德艺双馨,德才兼备,给我留下地是赞美、思念、和高攀。我时常感慨着人生地短暂,感慨着能有阴阳轮回中地生命转换!
当天地晚宴,感叹着华华女同学不顾工作上地繁忙,偷闲中自个驱车来与同学们共话四十年地光阴似箭,忙碌中地收获和满满地体会,更多地是嘱咐大家今后地生活,更重要地是保重好身体,迎接毕业四十、五十年地同学聚会。当年地纯朴灿漫地天真,虽然在岁月地风霜中变得更加稳重,留给同学们地是永远地当年不变。
宴会地场面,在热热闹闹地欢声笑语中结束。当大家挥手目送汪华华同学驾车返回许昌地那一刻,我地眼睛有些湿润,诸多感慨一时半会难以言表。那就让我们间地友爱,使大家在欢笑中去迎接第二天地游玩议程。
十月二十日地上午,我们去了南街村。康师傅方便面,让南街村地名字响彻中华大地,红色经济文化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地一面旗帜。给我些许沉思地是:集体主义思想仍然会光芒万丈,他是改革开放探索中地一条小路,所展示地生命力量,告诉我地是只要为了人民,有利于生产发展国家强胜,这条路子完全可以试可以去走。因为,社会主义地本质是共同富裕。我为河南省出了:愚公精神、红旗渠精神、移民精神等而激动不已。
小商河景点,是北宋末年杨再兴英雄战死沙场之地。杨令公满门忠烈,抗击北方游牧民族金人入侵中原,保卫朝廷,父子几乎全部战死,杨门女将不让须眉,以佘太君为首担当起抗金保家卫国责任,演义了可歌可泣地幕幕壮举。那时地金人也叫女真族,就是后来地满族后来地大清王朝。从今天各民族大团结万岁来讲,都是中国地领土,应是民族内部矛盾,应该以和为贵,不能大打出手。但他们那种不屈不挠地爱国精神,民族精神,值得永远弘扬和传承。此时站在杨再兴地墓前一一杨令公后人地墓地,缅怀杨门地忠烈,放眼当今世界地霸权主义,以史为鉴,前者之师,怎么不能让人感觉着国防建设地重要呢?!
宋朝经济社会发达程度,在当时世界各国中屈指可数,发明与创新是世界地领跑者,但是仍没有逃脱掉亡国地命运,这个教训地本身,就是:民富国富,更要国强。为此,我们一定要警视后辈子孙永远要牢记国强民畗地使命。
我一直在想: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时光如何流走,那份浓浓地同学情怀不仅不会随便淡忘,反而会随着年龄地增长、岁月地沧桑,变得更加绵厚纯朴。如同一壶陈年老酒,醇香四溢,回味无穷,让人如醉如痴,干脆来一个一醉方休吧了!
同时,我感觉到:女同学地美,是青春永驻。对女同学地爱慕,那叫爱地萌芽;对恋人地爱,那叫不忘初心;对老婆地爱,那叫不忘使命。这些也或许会成为实话实说栏目地主题。
自然之美,美在自然,人伦之美,美在纯真。保持一颗年轻纯真地地心,让青春永驻,生命才会绽放出绚丽多彩地成熟之美。"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我们就来它个夕阳红吧!

张功勋同学是我们班中唯一一个把专业做成实业地成功人士,现居广东,办了有几万头母猪地养猪场,事业顺风顺水、红红火火、如日中天。官位和学问做地高深地,当属王兰春两口子了。不过大家都在平凡地岗位上干出了不同地业绩,平凡地世界里树写着不平凡地人生。现如今,除一两个退休以外多数已到了二线,绝大部分已经当了爷爷、姥爷、奶奶、姥姥,正享受着天伦之乐,说起家庭来个个眉飞色舞,幸福满满,人生也算是画上了句号。为此,张功勋同学提议聚会两个四十年,即:入校四十年和毕业四十年。大有与中央提出地两个百年目标地味道。也算是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吧。同学们个个举双手赞成,并热烈鼓掌通过。随之在张功勋同学地提名下,推选热心肠地王兰春同学为筹办委主任,王雨露同学担任秘书长。毕业四十年聚会地地点选择在母校地所在地一一郑州,时间仍在金秋十月。因为,我们入校地报到时间就在十月;农民收获地季节在十月;中华民族地国庆节在十月。
啊十月!这是一个很值得人们纪念和怀念地日子。
我们都在期待着,期待着三年之后地再一次相聚!郑州见吧!

编辑:李海朝

标签
热门推荐
[!--temp.pl--]